136-7780-3822

0772-88188882

您现在的位置是:王德正律师>律师文集>正文

【阅卷】依靠案卷,但不依赖案卷

来源:网络  作者:未知  时间:2017-06-25

作为辩护律师不能先入为主地看案卷,以案卷说的为准是不对的,依靠但不依赖卷宗,不能走进案卷的那个误区里。不要急于下结论。

1、主干方面的阅卷法

这个卷宗,就像一棵树,一棵树分主干、枝干、树杈、树叶。这个树的主干就是从根一直到尖,然后是树杈,最后才是树叶。你把一个案卷,无论多少本卷,一定要分出,哪些是主干,哪些是树杈,哪些是枝叶?

被告人的口供、鉴定结论、主要的证据,这是主干;枝杈是其他相关的一些证据;抓获经过、个人履历神的,这些是树叶。

对于主干,在阅卷时要阅N遍。树枝至少阅两遍,树叶一晃而过。

2、阅卷会见交叉进行

阅卷,无论是检察院的案卷或其他案卷,都标着卷1、卷2、卷3,你别按他们这个顺序走,你按这个顺序,从法律手续开始看起,那就累死了。逮捕证、拘留证都看了半天有什么意义呀,你阅卷的时候,要把复印的案卷的顺序打乱,按照你的思想来阅,把会见被告人和阅卷交叉着进行,不是说我先把卷全看完然后再去会见被告人。

你可以把几个罪名,或者几个层次分开,先看一部分,看深、看透,然后,见被告人,问完,问深问透之后再看第二个罪名、第三个罪名。因为你会见的时间有限,这个时候尽量要把问题弄得更细化,把每一个罪问深、问透,因此“主干”一定要搞清楚。

3、阅卷技巧

第一次上来,先要知道案子的大框架,先要把主干理清楚,然后在阅卷的过程中,把厚案卷变薄。

这方面有两条经验。一条是用表格化来归纳总结,比如说被告人的口供有过N次的翻供,那么什么时间认罪了,什么时间又翻供不认醉了,是要列出表来的,这是纵向的。还有一档事情,不同的人不同的口供,横向的也要列出来。这样的话,你就会看出这些矛盾。

另一条是“列出大事年表”。我们中学学历史都知道编年体有大事年表,你如果把这个案件的大事年表都列出来,你会发现很多矛盾。有些人在这个时间点不应该说这样的话,他怎么就说了呢,可见这个笔录或者这个证言时侦查人员引诱他说的——侦查人员忽略了这个问题,直接替他说了,但是他在这个时间点其实不会说话。当你拉出大事年表后,你会发现很多案卷中矛盾的地方,因为公安局预审审讯,简单问几句,后面已经问的大概差不多了,他自己就当当当地写了,写完以后,你看一遍,有的看法都没让看就让签字了。那边稀里糊涂签字了,实际上不是被告人说的,是警官说的,当然我们也看到案卷最后写的“以上看过,与我说的一致”。其实不是“与我说的一致”,是“与你说的一致”,我们的警官没有发现这样的失误。

所以我觉得阅卷时要把它拆开,不要一股脑地像看长篇小说一样去阅。保护药从第一卷按顺序看到第三卷,要把它分开,分出事情的单独的解析。拆解了以后,有重点、有目标地看,这样你问被告人的问题也都是有重点、有目的的。

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把事实全部搞清楚,把矛盾点找出来。有了这样的目标以后,拆散了看卷,而不是循规蹈矩地看。

4、卷宗保密

案卷中的材料,尤其是涉及一些证人的私人信息,实际上是保密的。

开庭之前把有限的案卷材料曝光出去,这会不会有泄密罪之险。


——摘自钱列阳《三思而行》
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